蒼蒼law

op罗厨♡b站ID蒼蒼law

【红心团】从飞燕岛到忧郁之海

超感动呜呜呜!哭着看完了~
红心团的建团轨迹这么可爱的!!!我昏古起了~
苍老板我…我面对他沾着薄汗反着新鲜健康的麦色光泽时起时伏的赤裸胸膛我…我怎么下得去手哇!!!根本鼻血都喷出十万八千里了哇呜呜呜~~~~~☞这个设定太赤鸡了谢谢石象给我这样的福利呜呜呜~
看的过程我是真的…能感觉到罗的心跳…他的一切…只希望自己能像大地一样包容他…爱他…☞痴汉上线
莫名有种心灵的完整感~深呼吸~
感谢石象♥~

林中石象:

 @蒼蒼law 生日快乐,祝一切越来越好。


原作向,罗在飞燕岛上遇到了贝波佩金夏奇的故事。红心海贼团的搞笑日常。


————————————————




  那只会说话的小白熊又被人欺负了。


  那只熊总是形影单只的,在这座岛上没有容身之处。罗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学会说话的,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来到这座岛上的,因为他也才刚刚在这座岛上安身下不长时间……在那件事之后。


  罗知道那只熊一定是从其他地方流浪过来的,倒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因为那只熊的口音总是很奇怪,之前还听他嘴里冒出了“汝”、“吾”这种古怪的称呼,而这里小镇中没人这样说话。而罗会记得它,是因为那只熊经常从罗住的那栋人迹罕至的破烂小屋经过,走过飞燕石头屁股落下的阴影,一直走到海边去;有时候它身上是干干净净的白毛,有时候则是混身都被弄得灰扑扑的。那栋小屋,罗这几个月一直一个人生活在那里,只是偶尔用衣橱里柯拉先生留下的钱去市镇里采购一大堆食物搬回家。如今他敢一个人去市镇里的原因,是他的铂铅病已经治好了——就在那一夜的第二天,他误打误撞地打开了蓝色的薄膜,然后不慎用旁边的手术刀切掉了自己的一只手。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断断续续地将自己体内的铂铅毒素排除干净了。


  病已痊愈。


  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学会这个能力,柯拉先生是不是就不会……


  每每念及此事,罗就感觉自己头痛欲裂,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滚出。


  然而眼泪也无用。柯拉先生那时候说,他已经自由了……


  可是什么是自由?


  


  那只熊今天又从罗的小屋走过。混身的毛灰扑扑的,而且还一瘸一拐的,看起来又被人欺负了。它还只是一只幼熊,因为它的个头比罗还矮一点儿——所以人类才敢肆无忌惮的欺负这个会说话的怪家伙吧?


  今天罗原本是在外面晾晒刚刚洗好的衣物,然后就远远地看见了它走来。他第一反应是要像他往常看见外人一样,把自己的身形隐藏起来的。可就在他看见那头熊的同时,熊也看见了他,远远就挥舞起他的爪子给他打了招呼。所以罗最终还是忍住了躲进房子里的冲动,也对着它挥了挥手。于是他看着那只身上都是伤的熊啪嗒啪嗒小跑了过来。


  “卡鲁秋!好久没有看见你了呢!”它站在远一点的地方,挥舞着上面还带着血痂的脏乎乎的小爪爪,对着罗笑起来。


  “你好。”罗低了低头。


  不要帮助它。


  “在市镇里没怎么见过你呢……你一直住在这里吗?”


  “嗯。”


  “就你一个人吗?”


  “嗯。”


  “我也是一个人呢。”白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继续问:“你也是流浪到这里来的吗?”


  “不要问那么多问题,我们不熟吧。”


  “对不起……”


  那头熊立刻低下头对他道歉了,罗转过身去继续挂他的衣服,心情莫名烦躁了起来。


  说到底,这还是一个“胜者既正义”的世界。人类强大,便能欺负他,而白熊弱小,就会被欺负。很简单的道理。


  但正在动手挂着衣服的他,还是把想说的话说出口了。


  “你又被人类欺负了吗?”


  “是啊,对不起……”白熊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罗转过了身子。


  “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明明是个怪物,却老是凑到人类面前,你这种家伙肯定会被人欺负的!”他一脸臭臭的表情在熊面前打开了房门,说:“你进来吧,我是医生。”


  “诶?!”


  在熊还没有想好到底是要惊叹“你真的要为我疗伤吗”还是“明明这么小就已经是医生吗”的时候,罗已经作势要关上房门:“不需要就算了。”


  最后,熊还是跟着罗走进了他的屋子里,好奇地东张西望着。罗搬出了一把椅子放在它面前,边准备前几天在市镇上买的医疗器具边解释道:


  “虽然条件简陋,而且我医术水平还没高到能自称医生的程度,但是治你这点小伤还是没问题的。”


  他一件件地拿出绷带、棉花、消毒水、镊子……


  “哦……”熊乖乖地坐在椅子上。


  罗走近了一些,边给熊身上的伤口消毒包扎,边像个小大人一般问道:“你的名字和年龄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说话?”


  大概是因为罗个头虽小,身上却已经有了一股严肃劲儿,贝波也跟着好好回答道:


  “我叫贝波,今年9岁。我是从佐乌岛来的。我是想出海找我的哥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来到了这里……我是毛皮族,所以会说话的。”


  9岁,还真是一只小熊啊……还有毛皮族、佐乌岛……


  罗对这几个词语有一点很模糊的印象。会说话的动物种族……他是什么时候看到的来着……


  佐乌岛……佐乌岛……


  “等等,佐乌岛……难到你是从伟大航路的后半段新世界来的吗?!”


  罗想起来了,他曾经在多弗朗明哥给他的书中看过那座岛的介绍——传闻中毛皮族可是讨厌人类的凶暴种族啊!


  “诶,你知道那里吗?这里的没毛族都没听说过那里呢……因为我哥哥出海以后就失踪了,我想找到他就偷偷一个人出海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迷路到了这个地方……”


  “什么迷路不迷路的……”罗有些不敢置信:“从新世界到这里的航海可是一段极长的航海啊,你到底是怎么迷路才会从新世界迷路到北海啊?!”


  “真对不起……”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罗摇了摇头:“我也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我叫特拉法尔加·罗,是一个……半吊子医生吧。”


  “哇,罗,你好厉害,这么小就是医生了!”


  “都说了不是医生了。你听好,我现在给你包扎好了,但你要是下次还因为接近人类的城镇被人欺负受伤的话,我可不会再给你治疗了。”


  “为什么连接近城镇都不行呢?”


  “你怎么一点自觉都没有?因为你是会说话的熊,和人类是不一样的。不好好找个地方躲着就算了,还老和人说话。刚刚也是的,一看见我和你搭话就这么快就跑上来,你就不怕我也把你当成怪物然后打你吗?”


  “可是你什么都没对我做啊……”


  “正因为这样你才更不应该对我掉以轻心。真是的,你以为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是好人吗?”


  “大多数没毛族的人都对我很友好的……”


  “没毛族?”


  “啊,就是人类的意思啦,人类也是毛皮族的一种,没有毛的。”


  罗看着贝波笑盈盈的脸头疼起来。


  “真搞不懂……你都被人类这么欺负了。你不讨厌人类吗?”


  在罗的想象里,身为异类的贝波大概会经常被人类排挤和欺负,应该会非常恨人类才对,何况毛皮族原本就很讨厌人类……


  “嗯,老是打我的那两个家伙很讨厌,但是罗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你!”


  “……真是的,你们毛皮族真奇怪。”


  罗压了压帽子遮住了发红的耳朵,感觉彻底自己说教不下去了。


  “而且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大家都对我很好呢。虽然没办法收留我,但是总是会送给我一些吃的东西,有时候还会送我一些新打上来的鱼呢。”说着贝波抖了抖自己已经被罗清理干净的白色耳朵。


  真可爱……罗的手不自觉地就摸上了贝波的皮毛。


  又暖,又软……


  “所以说,这座岛上的人类大多都对你不错?”


  “嗯,是哒。不过两个家伙除外,佩金和夏奇,他们俩老是追着我练拳头招数……他们还老嘲笑我根本不可能学会航海术出海!真让人生气。”


  “你还想当航海士啊。为了回到故乡?”


  “嗯!你怎么知道的?”


  那是因为你每次到了海边,也总是坐着呆呆地盯着大海的彼岸啊……罗没有说出口:“因为我也经历过很多很多次航海,所以明白的。那两个叫佩金和夏奇的家伙……你打不过他们吗?”


  “嗯……”贝波很消沉地低下头:“他们俩可是这座岛上的打架无敌手呢,好多大人都打不过他们。”


  “哦?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罗稍微来了点兴趣。


  “嗯,那两个家伙还老说自己以后出海当海贼一定能找到大秘宝呢!真是的,以后我当了海贼,一定会打败他们俩的海贼团的!”贝波激动了起来,挥了挥熊掌。


  真可爱啊……


  “想当海贼这种话可不能乱说……难道你也想当海贼?”


  “嗯,我哥哥也是海贼,所以我也想当海贼!罗呢?”


  罗在心里想,他在三年前就是已经海贼了。然而他说出口的是:


  “……我想当医生。也想某一天出海,去海的另一边看看。”


  他不仅仅是一个医生,而且是一个D。


  柯拉先生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总是会在他心里出现。医生、D……到底应该怎么做,怎样才算是自由?他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总在心里瞎想这些事情,就什么也做不到。


  “那么我们以后一起做海贼吧,你做船长,我做航海士,一起去伟大航路怎么样!”


  “都说了我和你可没那么熟……”


  “真对不起……”


  这只熊真是的。


  于是他把贝波身上的最后一个伤口处理结束之后开口问道:“你想复仇吗?”


  “复仇?”


  “如果你是毛皮族的话,应该会战斗吧?总是在嘴里说着想打败他们可没什么用啊。想不想联手一起去狠狠踢一顿你说的佩金夏奇的屁股?”罗露出一个坏笑。


  “诶?!好诶!”


  


  全部包扎好以后,贝波雄赳赳气昂昂的把他领到城镇上,看到了佩金和夏奇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心点儿,我们船长可是要来狠狠揍你们了!”


  “船长?你在搞笑吗,贝波?就这个小不点儿?”


  “刚被打完就不长记性啊贝波。我和佩金刚刚研究了一个新的海贼招数,正好用你试试拳!”


  “哼!这可是我的‘复仇之战’!是吧船长?”


  ……


  所以当“复仇之战”打响、罗接连KO了14岁的夏奇和15岁的佩金的时候,他还在心里暗自得意了一番:你们这些想当海贼的小鬼们,现在在你们面前的可是真正的海贼啊!


  这两人确实有两把刷子,看来大人们都拿他们没办法这件事是真的——但是比起真正从腥风血雨里穿过的罗来说,可差得远了。


  “不行了……”夏奇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圆帽子被远远扔到土里:“佩金,这家伙实在太强了。”


  “没办法,我也打不过他……”另一边的佩金正把印着“企鹅”两字的帽子摘了,坐在地上,捂着被罗揍出来的熊猫眼哎呦哎呦地抱怨着。


  “知道厉害了没,你们两个!”贝波在罗旁边兴奋的挥舞着他的熊掌说道。


  “贝波,你小子明明就是我们的练拳对象,竟然敢请外援来……!看我不揍你!”夏奇挥舞着拳头又想冲上去,结果却被罗冰冷的瞪视吓得又一屁股坐回了地上。


  刚刚贝波因为夏奇的动作吓得一下子抱在了罗身上。罗现在虽然身上有了个白熊挂件,却依旧冷酷地说道:


  “2对2,这可没什么不公平的。你们输了。以后离贝波远点!”


  随后,罗看着坐在地下的佩金和夏奇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头凑到一块小声商量了起来。罗有一种很危险的预感——难道这两人还有什么后招?他暗中攒起了力气,要是这两个家伙敢动什么坏心思的话,就算动用能力也要让他们长长记性!


  “那么……”佩金把头转了过来,罗心中警铃大作。


  “你实在太强了……”他们俩想干什么?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海贼团的船长了!”


  “哈?”就连罗也绷不住冷静的外表了,失态的喊了出来。


  “你超强啊!收我们做小弟吧船长!”夏奇脸上的崇拜都能实体化了。


  “啊!那你们俩要叫我前辈才行!我可是第一个。”贝波也跟着在一边添乱。


  “喂慢着……”


  “谁要叫你小子前辈啊!你明显是刚刚才认识船长的吧!”佩金不服气的吐槽道。


  “真对不起……”


  “哎呀今天真是太好了,竟然有了这么强的一位船长呢,大秘宝是我们的咯!”


  “给我等等……”


  “是啊是啊,今天晚上开宴会吧!”


  “诶?宴会?会有烤鱼吗?”


  “你明明是一只熊,吃生鱼才……”


  “你们给我闭嘴!”意见从头开始就一直被无视的罗实在忍无可忍了。


  正聊的激烈的三人立刻闭上了嘴。


  “所·以·说,谁要做你们的船长啊!!!”


  “船长你啊。”三根手指齐刷刷的指向了罗的方向。


  ……


  纵使罗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他们会给他来这一出。从此,罗屁股后面天天跟了三个叫他“船长”的跟屁虫,天天给他惹麻烦。贝波还好点,因为从那以后,没有容身之处的贝波就搬到了罗的小破屋里和他一块住。而依然住在城镇里的佩金夏奇两人则是每次在城镇里惹了麻烦,都会报出他的名字,导致他在这座小小的飞燕岛上恶名远扬;每每遇见类似的事态,罗都会这样在心中恶狠狠的吐槽:“早知道当年就不惹那种麻烦了!”


  可是在心里吐槽又有什么用呢?每次他和贝波去城镇中心的图书馆——一个人借医学书,一只熊借海洋学书时,总能碰到自告奋勇帮他们把那些小山一样高的书搬回家的夏奇和佩金。他们总是对外宣称海贼团的事儿,久而久之就连罗都默认了这一事态。而佩金夏奇和贝波之间的那一丁点儿仇怨,老早就在他们两人合资给贝波买了一双漂亮的新皮靴时消散了。当然,事后贝波知道那双皮靴是用有皮毛的动物皮制成的时候,抱着罗哭了好一会儿。虽然最后他还是穿着那双皮靴了。“我可是海贼啊!海贼可不会在乎这种事情。”终于鼓起勇气的贝波这样说道。与此同时他把还残留的那一丁点儿佐乌岛方言忘了个一干二净,变成了一口标准的飞燕岛普通话。


  而罗,则耐不住两人一熊天天缠着他,求他教他们战斗,早早就把自己在唐吉诃德海贼团学会的东西,体术、剑术、炮术……一股脑儿的教给了这三个家伙。而自他们知道了罗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外科医生时,又自告奋勇的要做罗的助手,这让罗又不得不新开了门课给他们教基础临床医学……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推移,罗一天都没有闲下来过,而他的名字在海燕岛上越来越恐怖——从“夏奇佩金那两个坏小子的老大”、“住在镇外的眼神恐怖的小鬼”、“科学怪人”、“偷尸体的变态解剖狂魔”、“收费很黑的外科医生”……终于变成了“死亡外科医生”。


  终于,特拉法尔加·罗21岁了。


  当初病弱的小孩,在青春期里个头疯长,一下窜到了一米九。贝波也从当年那头小小的白熊,变成了一头能让罗舒舒服服地躺在他身上睡觉的大白熊。佩金、夏奇,一口一句的“船长”叫的越来越顺溜——但也不再是早年天天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出海当海贼的少年了。他们都长大了。原先罗住的破屋子已经不能再住人了,罗和贝波便搬到了市郊的一栋房子里,夏奇和佩金两人也一块搬了进来。红心海贼团,大大的圆形笑脸……海贼团的名字与标致在几年前,罗去裁缝店定制外科助手的工作制服时就决定了。


  他们的标致是罗绘制的,一个大大的、傻乎乎的笑脸……那时,佩金看着船长注视着标致露出的不知该怎样形容的寂寞表情时,硬生生的把溜到嘴边的那句“船长你是不是很崇拜唐吉诃德海贼团啊”给咽了下去。这其中一定有着很多缘由吧……佩金这样想到。


  虽然船长从来没有说过,他们也从来没有问过,但是多年相处的默契却让佩金清楚,有些事情,还是咽在肚子里最好。就像船长总是把“弱者连选择自己死法的权力都没有”挂在嘴边,却又时时刻刻都在守护着他们一样,他也想要用同样的方式守护着他们的船长。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他们船长的决定,而船长是怎样的人,他们最清楚。


  如今他们已经相处七年了……这七年来,他提问“船长我们时候出海去找大秘宝啊?”的次数越来越少,已经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等待着船长回答:“急什么,大秘宝是不会跑的。”这句话的习惯。只要是船长的选择,就一定是最好的。


  所以在特拉法尔加·罗21岁的某一天,佩金又一次提起这个问句、并等待着与往日相同的回答之时,罗答道:“两周后就出海。”


  “又是大秘宝不会跑是吗,船长你也偶尔换换……诶?”


  佩金,夏奇,贝波一起瞪大了双眼,惊呼出声——


  “诶?!——”


  罗一巴掌合上了面前的笔记,起身放到了书架上,笑着看着他的海贼团成员们。


  “怎么了,你们不是七年前就想出去当海贼了吗?”


  “是、是……但是这也太突然了……”


  “我还以为船长你打算在这飞燕岛上行医度过终身了呢……”


  “你们在想什么呢。在这七年里我已经学到了足够多的知识、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足够自称为医生了。而现在,既然我已经是合格的医生了,而贝波的航海术也学好了,为什么不出海?我们可是海贼啊。”


  “船~船长~~~~!”两人一熊抱在一起,再次对他们的船长产生了无限崇拜。


  “那么咱们红心海贼团今天是不是要开始正式活动了!”


  “先开派对吧,开派对!”


  “急什么,我们首先去纹身啊,当海贼怎么能不纹身!”


  “对哦,夏奇,真有你的,咱们纹完身再开派对!”


  “诶,那有没有能文在白色皮毛上的纹身啊?”


  “哪里会有那种鬼东西啦!”


  “真对不起……”


  ……


  罗看着没一会就闹得不可开交的船员们,揉了揉眉心。这帮家伙一个个都不操心当海贼以后摆在面前的事情,什么海贼船、航线,反而先开始讨论纹身了,真是不让人省心……算了,反正海贼船的事情他早就规划好了。这些年来靠活捉海贼得到的赏金以及行医赚的钱存下的那一笔积蓄,还有柯拉先生当初留下的钱里头的最后一万贝利……已经足够去靠近中心的地方购买一搜贝加庞克研发的最新款中小型潜水艇了。到时候就把潜水艇当做给这些家伙们的惊喜吧。


  当天晚一些的时候,罗还是被佩金和夏奇半拉半劝地拽到城镇里的纹身店里去纹身了。他们说,要用纹身来纪念海贼生涯的开始,而没办法纹身的贝波也跟着去了。


  纹身店的老板娘对他们十分熟悉了,看见罗他们就笑眯眯的说道:“哎呀,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死亡外科医生一伙吗?又来镇子上取姑娘们的芳心啦?”


  “哎呀苍老板,我们马上就要出海去当海贼啦!”佩金兴高采烈地说。


  “是啊是啊,我们两星期后就要出航了!今天可是特意来纹海贼纹身的!”


  “这样啊……你们终于还是要出海了啊。你们走了以后,飞燕岛要冷清不少咯。”老板娘的声音有些感慨。她转过身拿出纹身图册,在他们面前展开:“来看看,想文什么?”


  “我们三人一人在背后文一个我们海贼团的标致!”


  “有没有能文在皮毛上的纹身啊……”


  “都说了没有那种东西!”


  “真对不起……”


  “哎呀夏奇你看这个,船长在手指上文一串DEATH字母一定超帅的吧~”


  “是啊~毕竟是‘死亡’外科医生呢~~”


  “我不需要那种纹身!”


  “哎呀,船长~~你就在手上文一组DEATH吧!”


  “啊啦,我也觉得船长先生在手上文DEATH会比较帅哦?而且你们以后在遇到敌人的时候,也有震慑敌人的作用吧!”


  “……随你们便吧。


  “那么纹身能文在熊掌上吗?”


  “不能!”


  ……


  闹剧发展到最后,他们的纹身都定下来了。除了三人都要文的后背的海贼团标致,还有每个人手臂上都文一组几何形状的花臂纹身,以及罗双手上包含了DEATH字母的一组几何形状纹身。老板娘招呼了空闲的所有纹身师过来帮忙,可是刚开始不久就问题频发。三个人都趴在椅背上由纹身师刺花背时,纹身针一扎到佩金身上,佩金就噗噜噜往外滚起眼泪珠子,哀嚎起来。


  “疼!啊……疼疼疼!好他妈的疼啊你给我轻点!啊疼死了!!!!!”


  “你搞什么啊,明明没什么感觉的。”


  “哪里没感觉啊我快要疼死了……啊!轻点啊!”


  “真的假的……这个痛感可比战斗受伤轻多了。”


  “真的疼啊!”


  “是不是纹身师的问题?”


  ……


  在经历了换纹身师、换纹身针、换墨水、换位置等等举措以后都疼的要命的佩金,在纹身面前彻底扑街,最后是靠敷麻醉膏坚持着把背后的海贼团标致文完的。罗看着听到纹身师说“好了”以后激动的跳起来的佩金,十分确信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夏奇都会拿这件事取笑他。


  因为到了现在,夏奇的纹身早全部文好了,而罗的纹身也只剩下左手最后一个H字母收尾了。


  “喂,佩金,刚刚不是说还要文花臂吗?文不文啦?”


  “我死都不要再纹身了。我宁愿战斗的时候被人捅十刀都不要再纹身了。”佩金见了鬼一样的使劲摇头。


  等全部收拾干净,结清账,听完老板娘的养伤叮嘱以后,夏奇搀着依旧因为‘纹身痛’而直不起腰来的佩金,四个人一块走在回共同的居所的路上。罗看着面前这些嬉闹的伙伴们,刚刚在纹身的疼痛中逐渐清醒起来的神经在不停的提醒着自己这件事情。


  纹身真的很痛。刺穿皮肉的针带来的疼痛感,时刻提醒着他生命本身的存在。那几小时一声不吭煎熬过去以后,一些在这些年快要被日常生活埋没的东西,又冒了出来。


  如今的他,正拥有着生命,也拥有着似乎能称为自由的东西,就在他的身边。如果“寻找就能找得到”的话,那么当下他拥有的一切是否就是他已经寻找到的东西?


  他停下了脚步。


  “怎么啦,船长?”


  他的船员,他的伙伴们,全都同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他,眼睛在黑暗中发亮。


  他沉默了一会,回答道:“我刚想起来,我还有一片想文的纹身没有文。”


  他怎么能忘了呢……他能拥有当下这一切的理由。


  三个船员们似乎都愣住了,他们看着同样在月光之下的船长。看起来不像是他们熟悉的船长,却又是他本人。


  先是疼的直不起来腰的佩金反应过来的。他挥了挥手说道:“那船长就赶快回去继续文吧,我们在家里等你。”


  “嗯嗯,快去吧船长,现在不一起文好的话,到时候可得忍受第二次长达一周不能洗澡的痛苦啊。”夏奇也笑着说。


  “加油哦船长,千万不要像佩金那样哭出来。”贝波也挥了挥爪子。


  “混蛋!谁哭了啊!”


  ……


  这一瞬间,让罗以为,他曾经所经历的一切,已经全部都被这些伙伴们知悉。他又在黑暗下确认了一下他们三个人的脸,三个人的笑容和真诚;就在他的眼前,就在他的身边。当他转过身,一步步走远,依旧能感受到他们传达过来的货真价实的温暖与信赖。


  这群笨蛋们……真是把其他一切事情都不管不顾地信赖了他这个船长啊。


  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眼眶有些热。


  


  他又踏进了那家纹身店,老板娘惊讶的看向他,而他在老板娘开口之前就说道:“苍老板,能不能帮我设计一个心形的纹身?我想文在胸膛上。”


  这还不算自由,这还不是自由。虽然他并不算是真正好的船长,但是如果他继续这样苟且偷生下去……他又该怎么面对那些家伙们,他的船员们的崇拜呢?


  将那个人的愿望刻在胸膛上,刻在生命里,年少时光已经彻底结束了。他要踏出这座岛,到那片忧郁的伟大残酷之海上去。那个人的生命之火如今燃烧在他的身上,而他又怎能让这团火焰就此在这世界角落里的小岛上沉默?


  所谓的自由……如果就这样在这座小岛上存活下去,那么他一生都寻找不到。去寻找吧,去大海。如果什么地方有关于自由的答案,也一定在那片大海上。


  


  红心海贼团,出航。


  



评论

热度(18)

  1. 蒼蒼law象石中林 转载了此文字
    超感动呜呜呜!哭着看完了~红心团的建团轨迹这么可爱的!!!我昏古起了~苍老板我…我面对他沾着薄汗反着...